在线咨询
产品分类
联系方式

联系人:许先生
电话:0663-8536558
0663-8625856
手机:13318190522
传真:0663-8536568
邮箱:jy@jyzdhsb.com
地址:广东省揭阳市东山区马牙路海关路口

产品搜索
行业资讯
我国节能降耗工作任重道远
发布日期:2008-07-12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要大力抓好节能降耗、保护环境。他说,“十一五”规划提出的节能降耗和污染减排的约束性指标是一件十分严肃的事情,不能改变,必须坚定不移地去实现。

2006年我国把节能降耗工作放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在全国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的八大任务中,节能降耗被排在了第四位,单位GDP能耗指标甚至上升为具有法律效力的约束性指标。但由于我国经济发展速度较快,能源利用效率基础较差,2006年单位GDP能耗在上半年不降反升之后,到年底终于下降了1.23%,但仍未能完成年初确定的单位GDP能耗降低4%左右的指标。“十一五”期间我国的节能降耗工作仍然任重道远。

一、 2006年我国能源消耗状况

2006年国家首次明确提出单位GDP能耗降低4%左右的约束性发展指标,且频频推出有关节能降耗的新政,仅2006上半年就安排5.4亿元国债资金支持了98个重点节能项目,虽然最终未能完成节能降耗的目标,但围绕节能降耗所做的大量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实效。与此同时,我国经济发展和能源消耗还存在着一些突出矛盾。

1、部分高耗能行业增速放缓

国家统计局2007年初发布的统计公报显示,2006年我国万元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1.21吨标准煤,同比下降了1.23%。部分高耗能行业生产增速放缓,炼焦、炼铁、炼钢业增长同比分别回落26.4、5.7和3.7个百分点。高耗能行业投资增速得到抑制,城镇500万元以上项目中,钢铁投资同比回落32.3个百分点;铁合金冶炼下降22.6%;炼焦下降13.2%;水泥制造下降2.4%。落后生产能力淘汰加快,依法关闭了一批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小钢铁、小水泥、小煤矿。与此同时,规模以上工业中,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18.7%,比工业增幅高2.1个百分点。

2、重工业能耗仍然较高

据统计公报,2006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24.6亿吨标准煤,比上年增长9.3%。能源消耗的增长主要体现在钢铁、煤炭、石油、电力等重工业。且2006年我国重工业占工业的比重又有所上升。从工业增加值看,全年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2.5%,其中重工业增长17.9%。在能耗较高的制造业中,近三分之二的行业投资增速超过25%;煤炭开采及洗选业、电力热力生产与供应、石油与天然气开采业、非金属矿采选等高能耗项目成为投资高增长的主要拉动力。

3、区域能耗西高东低

分析2006年上半年全国单位GDP能耗公报,不难看出,从东部到西部,单位GDP能耗整体上呈现出逐步递增并拉大差距的趋势。专家分析,这与西部省份发展较多依赖能源、原材料消耗较大的重工业不无关系。而在东部地区,重工业所占比例则逐年下降,能耗低、污染少的轻工业、高技术产业、服务业比重不断提升。近年来一些对资源和能源依赖度较高、产业层次较低的产业,出现由经济发达地区向西部欠发达地区转移的趋势。

4、能源效率远远落后于国际先进水平

据有关方面估算,要达到美国目前的平均能耗,我国能耗需要降低33%,而要达到日本和德国目前的平均能耗,还需要降低45%。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国的差距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能源消费比例不合理。我国的工业能耗占总能耗的近70%,而世界平均水平仅为三分之一左右。二是产品能耗高。例如,我国火电厂供电煤耗比国际先进水平高出27.4%;吨钢可比能耗比国际先进水平高出47.3%;每吨水泥熟料燃料消耗比国际先进水平高出58.1%。三是产值能耗高。我国的产值能耗是世界上最高的国家之一,每公斤标准煤产生的国内生产总值为0.36美元,而日本为5.58美元,世界平均值为1.86美元。

二、我国能耗下降缓慢的主要原因

从国际经验来看,一个国家的能耗强度呈倒U字形走势:随着进入工业化阶段,能耗强度逐渐攀升,在工业化进程中的重化工阶段,能耗强度达到最高,到了工业化后期和后工业化阶段,能耗强度不断下降。而目前我国正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加快发展的时期,资源需求上升的趋势短期内不会改变,经济发展的能耗强度增大有其历史的必然性。但我们也应当看到,我国目前的能源消耗中存在着明显的不合理因素,造成单位GDP能耗下降缓慢。

1、第二产业比重仍在加大

节能降耗的过程必然是产业结构调整的过程。我国产业结构不合理,能耗最高的第二产业比重过大,这是我国能耗下降缓慢的根本原因。

工业是我国的能耗大户,占总能耗的近70%,而2006年我国以工业为主的第二产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48.7%,甚至超过2005年47.3%的比重;第二产业固定资产投资增长25.9%;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12.5%,超出经济增速1.8个百分点,而能耗较低的第一、第三产业仅分别增长5.0%和10.3%。

此外,前几年大规模开工的钢铁、有色、电力、化工、建材等高耗能项目,有相当一部分在2006年建成投产,这也是我国第二产业比重加大的直接因素。

2、部分地区仍盲目追求GDP增长

有专家指出,虽然国家将节能降耗工作放在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但传统的政绩考核方式还没有从根本上发生改变,现行的干部考核和选拔体制基本上还是以“GDP论英雄”。不管是企业还是各地政府,上项目、铺摊子能明显增加GDP,继而产生政绩,从而大大淡化了节能减排指标的约束性。因此2006年在我国电力供需矛盾有所缓解的情况下,部分地区又开始盲目追求GDP增长,致使高能耗行业和企业再度抬头,成为推动能耗上升的主要原因。

3、节能技术改造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节能降耗方面长期以来存在的技术性、制度性等问题也是我国单位GDP能耗下降缓慢的因素。发展改革委经济运行局副局长朱宏任就曾指出,我国能源技术落后,能源开发利用的重大核心装备仍不能自主设计制造,节能降耗、污染治理等技术的应用还不广泛。

节能技术改造需要先期投入大量的资金,而我国高能耗地区的经济相对落后,对高载能产业的节能减排投入十分有限,不能完全采用最新节能降耗的技术和工艺实现能耗最低,综合利用较高的目标。

4、相关制度不完善

我国能源和其他矿产资源市场价格过低,使得我国在国际分工中向高资源消耗的低端产业和产品倾斜发展,难以引导对资源的高效利用。

此外,没有形成全民节能共识,节能降耗管理力量薄弱,政策措施见效慢,各种政策支撑条件如有关能源目标的考核方式、指标体系等基础工作不到位,对节能技术研发和推广的财税支持不够等,都是我国能耗下降缓慢的重要原因。

三、坚持节能降耗之路

节能降耗工作不仅关系到“十一五”规划战略目标能否顺利实现,更关系到我国经济能否又好又快地发展,关系到我国社会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在节能降耗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退路。

温家宝总理在十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今年在节能降耗方面,重点要做好几项工作:完善并严格执行能耗和环保标准;坚决淘汰落后生产能力;突出抓好重点行业和企业;健全节能环保政策体系;加快节能环保技术进步;强化执法监督管理;认真落实节能环保目标责任制等。国家从战略和政策的高度做了全面部署,针对具体的实施过程和落实细节,记者综合两会代表、委员的意见,补充如下建议:

1、全民参与节能降耗工作

节能降耗工作需要广大公众的积极参与。国际经验表明,公民个人和非政府组织是节能降耗和循环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

中国农工民主党中央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左焕琛指出,社会动员机制的单一和乏力成为我国节能降耗和发展循环经济面临的重大问题。我国需要进一步加强宣传教育,大力推进公众对节能环保的广泛认同和积极参与,建设有活力的群众性环保组织,调动广大社会公众的资源意识、节约意识、环保意识和责任意识,并且由公众主动监督企业的资源浪费和污染行为。此外,还可以将开展循环经济、树立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意识的相关内容编入教材,在各级各类学校中广泛开展节能环保教育,这是推动节能降耗工作的一条重要长效机制。

2、调整以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

长期以来,我国的能源消费以煤炭为主,但煤炭的热效率大大低于油、气的效率。作为“多煤、少气、贫油”的国家,我国调整能源消费结构必须从以煤炭为主的能源资源实际出发,在政策上适度把握,引导天然气和太阳能、风能、核能等新能源和燃料乙醇、生物质能等替代能源的开发利用。提高优质能源的消费比重,促进能源消费与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

在工业等领域,减少煤炭在终端消费中的比重,提高电力的消费比重,特别是增加一次电的比重,从我国实际情况来看,主要发展核电、水电、风电。应突破既有的政策体制,让核电走向市场;水电相对于煤炭的能耗和环境破坏要小得多,应尽可能加快发展水电;开发利用潮汐发电。

3、细化主要用能产品能耗标准

权威数据显示,我国主要用能产品的单位产品能耗比发达国家高25%以上。例如,我国火电厂供电煤耗为每千瓦时404克标准煤,国际先进水平为317克标准煤;我国吨钢可比能耗平均为966公斤标准煤,国际先进水平是656公斤标准煤;我国每吨水泥熟料燃料消耗为170公斤标准煤,而国际先进水平为107.5公斤标准煤。我国国内企业间主要耗能产品的单耗,落后水平与先进水平的差距也有1-4倍。因此,应结合我国的国情和行业发展状况,制定适宜的产品能耗标准范围。

全国政协委员任启兴指出,国家在重视考核万元GDP能耗的同时,还应及时修订和发布大宗高耗能产品的能耗定额,并将其纳入考核指标。任启兴建议,国家既要统一发布国内外最先进的能耗指标,又要下达各主要产品能耗的最低限额。这样,既有利于各生产企业赶超先进指标,也有利于各地区对落后工艺和设备进行淘汰。

4、加强对节能数据的统计和监管

尽管国家把节能降耗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目前各区域和行业的节能降耗信息及数据还不够透明和翔实,数据的统计和分析方式也未公开。建立有效的能耗统计平台,给出各区域、各行业所消耗终端能源的具体数据,定量描述我国能耗的具体特点,是节能降耗工作的重要基础。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卓元建议,为避免各级政府通过编造虚假数字欺骗公众,各地节能减排等约束性指标的完成情况,应由国家统计局统一核算和公开发布,人大要有专门机构进行监督。

5、加大对重点区域和行业的节能改造投入

我国各区域、各行业之间的经济发展状况和能源效率基础差距较大,因此,在推动节能降耗的具体政策措施时,应有所倾斜,加大对发展状况较差和能源消耗较大的重点区域和行业的投入。

全国政协委员任启兴就指出,国家在节能减排专项资金方面对西部省区的重大项目和重点企业应该有所倾斜。因为西部地区经济相对落后,节能和减排的投入力量十分有限,凭自身的财力不可能完全引进最新节能降耗的技术和工艺。

此外,我国建筑和交通行业的能耗比例较大,且呈逐渐扩大趋势,必须足够重视并及时应对。

关于建筑节能,全国人大代表黄鸣指出,我国建筑能耗占全社会总能耗的30%左右,要从规划审批上确保新建建筑达到节能标准,公共建筑和政府办公建筑更要优先达标、率先改造,从政策上扶持可再生能源建筑,并给予适当的补贴。

针对交通领域的节能,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说,推进节能降耗工作要坚持优先发展城市公共交通。而公共交通行业也需要政府加大节能改造投入。在私人交通工具方面,应运用相关财税政策推广使用液化气燃料车辆,并解禁柴油汽车。